鸭脖竞彩

踏上海岛,这里朴素而浓厚的气氛、温暖欢快的海岛居民和田园生活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

那天晚上,我们去岛上第二大镇利美娜利亚住宿。这座小镇看起来很大,岛周围的直道把它分成两部分。在昏暗的月光下,一栋栋两三层楼高的建筑物,看起来像是小旅馆。奇怪的是,只有海边的房子闪着灯光。原来,这里是全镇的活动中心。

饭后,人们成群结队地沿着海滨大道走来走去,大多数都是年轻的男女,但他们的举止却很优雅。当我们把车停在一边后,也走进了人群中,开始体会岛上夜生活的乐趣。在海滨大道的西侧,有许多餐馆、咖啡馆和商店。店面朴素典雅,内外灯火通明。这里没有怪异的霓虹灯广告、闪烁着红灯的夜总会、喷酒的酒吧和疯狂的迪斯科舞会,我们也感受不到大都市的车流不息,一切都是那么的安静和优雅,只有海浪拍打海岸的韵律声。

当我们在海滨大道尽头的一家餐馆坐下时,一个穿着白衬衫的年轻侍者热情地向我们打招呼。

这家餐馆似乎顾客不算多,他们三三两两地坐在电视机前,一边喝酒一边谈论。热情、好客和开明是希腊民族的传统美德。但我有一种模糊的感觉,这一点在岛上的居民身上似乎更为明显。我的傍边是一位六十多岁的老人。他的两鬓已经斑白,但他的脸看起来却很红润。我们坐下后,我发现他总是惊奇而高兴地看着我们这些东方游客。过了一会儿,他终于忍不住向我问好。

我微笑着告诉他我是中国人,他马上高兴地说道:“中国人!我第一次看到中国人!你的家在北京吗?”。“不,在上海附近。”我回答。

“哦,上海是中国最大的城市,有一千多万人口。”他自信地说。我忍不住惊讶地看着他。老人很快就明白了我的意思,很快地解释说:“我们每天看电视。”他告诉我,大多数岛民靠旅游为生,有时很忙,有时很闲。春天和夏天是游客人数最多的两个季节。这里几乎所有的人都得出去为游客服务,但半年的收入足以一年的花销。然而,在淡季,许多年轻人会到雅典、萨洛尼卡和大陆上其他大中城市寻找临时工作。

看到我的杯子里没有多少酒,他伸出手,从自己的瓶子里为我倒了一杯酒。他高兴地对我说:“喝吧,尽情喝吧。”然后他让我谈一下中国农民的情况。我正要回答时,听到门口传来一首由手风琴伴奏的歌。抬头一看,我看到是一个中年盲人艺术家自己在唱歌。歌声是如此简单自然,委婉动人。它触动了每个人的心弦,引起了每个人的共鸣。一曲终了之后又是一曲。渐渐地,餐厅里的顾客越来越多,他们中的大多数人都围坐在一个小小的圈子里。他们边吃边喝,边唱边窃窃私语。其中一首民歌,它将人们的情感推向高潮。这首歌唱道:

随着动人的歌声,几个年轻的男子和女孩立即站起来,手拉手跳舞。接待员简单地把几张桌子放在一边,中间留出一个空位。这时,老人和孩子们也走上前去一块跳了起来,没挤进去的尽在座位上拍手助兴。夜色渐暗,但是客人们还在大厅里,餐馆里仍然充满了唱歌和跳舞的欢乐,据说这里人的夜生活特别丰富。悠扬的钢琴和歌声飞出窗外,在迷茫的夜空中回荡,岛上的夜晚太迷人了!
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s://gingerbreadbb.com/,萨索洛队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